追寻主体的自决与自由。

“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所有人自由发展的前提”

2 个赞

摆脱家庭与社会的“控制”,去做你自己。

3 个赞

这个赞同.

1 个赞

很多痛苦都源于不能做自己

1 个赞

但为了生存有时候不得不异化

【【齐泽克】为官僚社会主义辩护·上-哔哩哔哩】 【齐泽克】为官僚社会主义辩护·上_哔哩哔哩_bilibili

异化也得走对路

1 个赞

事实上,我自己就花了相当多时间在清醒时,睡眠中和梦里极力地撇开那些“被斗争掉的残渣”。在意识形态改造中,这是一个长期而痛苦的过程。如果人的肉体是硬件,那么他的思想和观念就可以算是软件。我在撰写小短文的时候也花了很多篇幅去阐述这个事情。因为它确实非常重要。
即意识形态国家机器事实上保证了生产关系的再生产。一切剥削,压迫的观念被学校教育,宗教布道,电视媒体和网络传播等等途径在人们脑海中“再生产”了出来。在此,我除了这篇短文,还要补充一些概念以至于更好地理解。

意识形态有且不限于两大作用,“承认”和“误认”

它(意识形态国家机器)会通过通过“唤问”将具体的个人变成主体。“唤问”是教皇对教徒的布道,是学校里的老师对于学生的激励与奖赏,是公司里上司对于下属的培养和褒奖。它就这么无时无刻地“寻唤”你。

被“想象”出来的唯一的大他者(同时也是大主体)通过唤问你,你就成了它(代指任一的意识形态内)的主体。
你们的互相“承认”,你的自我“承认”都将变成你“臣服”的理由(而这在你看来完全正确!毫无疑问地正确!)。

不存在劳动的纯技术分工,只有劳动的社会-劳动分工。“承认-误认”一定要有经理,工程师,工头,普通工人才行。(可详见:消灭分工)自己的劳动价值=工资。法一定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至高“正义”存在等等。

(社会分工:生产,镇压,意识形态领域和科学实践)